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ELIX WING...

Stay Real Forever

 
 
 

日志

 
 

相濡以沫情盡致 攜手田園永不離 只恨今生相遇晚 來生再續前世情  

2008-10-22 23:58:54|  分类: 亂七八糟[不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年前,當時24歲的小伙韋桂祥迎娶了71歲的妻子藍秀蓮,兩人相濡以沫非常恩愛。今年,87歲的妻子在韋桂祥懷中去世,遵照妻子的遺愿,他將她安葬在屋門前。]

 

 藍秀蓮與韋桂祥當年結為夫妻時的合影                       韋桂祥站在妻子的新墳前唱著思念的悲歌

他24歲時娶了當時71歲的她,相濡以沫16年后,她在他的懷里死去;遵照妻子的遺愿,他將她安葬在屋門前。

都安瑤族自治縣保安鄉古良村弄明屯有一對年齡相差47歲的瑤族夫妻,他倆的婚戀傳奇故事曾引來多家媒體關注,本報也曾作過報道。10月6日,年已87歲的妻子藍秀蓮突發疾病去世,遵照妻子的遺愿,今年40歲的韋桂祥將她葬在屋前幾米遠的菜園旁。他說,妻子的在天之靈仍會時刻陪伴自己。

她在丈夫的懷里離世

10月20日,記者徒步翻越重重大山,來到深山里的弄明屯,這是一個只有9戶人家的小山村。一座竹籬笆圍成的屋子門前,矗立著一座新墳,墳頭雪白的吊錢分外刺眼。

屋里,韋桂祥怔怔地坐著,蒼白消瘦,滿臉悲傷。他告訴記者,他的眼睛原來還有一些視力,但因一直無錢醫治眼疾,他與藍秀蓮結婚3年后雙目完全失明。他說,妻子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眼睛。她曾叮囑他:“我總有一天要走在你前頭的,我走之后,你的眼睛看不見,會有很多困難,要主動開口跟哥嫂和親戚們說,不要自己強撐著。”

10月4日,村人看見藍秀蓮在平整屋前菜園旁的一塊空地,就問:“阿婆,你要在這里種什么?”她說:“我死后,要葬在這里。阿祥的眼睛看不見,我放心不下他,死了也要在旁邊陪著他。”

10月5日晚飯時,藍秀蓮還和韋桂祥商量賣豬過重陽節的事。飯后,藍秀蓮告訴丈夫,自己身體不適。隨后,她還掙扎著自己打水洗頭、洗澡。夜里,她的頭越來越痛,就把頭抵在丈夫的胸膛上,以減輕疼痛。韋桂祥要連夜出山去找醫生,被她阻止了。次日凌晨3時,韋桂祥不顧她的勸阻,跌跌撞撞地走出家門,向眾親戚報信。待人們趕來時,藍秀蓮已進入了彌留之際。韋桂祥抱著她,用自己的胸膛抵著妻子的頭部,希望她能好受些。這天清晨,當第一縷陽光透進竹籬笆墻的縫隙時,藍秀蓮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他執意將妻子安葬在家門口

古良村支書韋秀和告訴記者,6日清晨6時,他聞訊趕到時,只見韋桂祥悲痛欲絕,痛哭不止。他的兄嫂、堂叔等人一邊陪他落淚,一邊勸慰他。哭了大半天,韋桂祥沒力氣再哭了,只呆坐在那里,一整天都拒絕進食。

在對墓葬地的選擇上,韋桂祥不顧他人的勸阻,執意要遵照妻子的遺愿,將她安葬在屋前,葬在那塊她親手平整的空地上。

8日上午,將妻子安葬完畢,韋桂祥站在妻子的墳頭,流著淚唱瑤族山歌。一首又一首,悲愴的歌聲持續了兩個小時,聞者無不動容。

十多天來,韋桂祥始終沉浸在極度的悲傷中。無論兄嫂怎么勸慰,他也只是勉強喝一點粥,就搖搖頭說“吃不下了”。

20日中午,韋桂祥將記者引到屋門口的新墳前,佇立良久,然后低聲唱起了山歌。韋秀和告訴記者,歌詞大意是:你走了以后,我每天伴著淚水度過;我幻想明天去趕圩時,又在人群里遇見你,我們再做一輩子的夫妻……

韋桂祥的父親數年前病故,母親今年80歲。一提起藍秀蓮,這位老人眼圈就紅了,她不住地撩起衣襟拭淚:“我的媳婦啊,我的好媳婦,她在的時候,有什么好吃的,從來不會自己吃,總要分給我……”

白發新娘贏得夫家接納

韋桂祥的堂叔韋建成說,對于藍秀蓮這個媳婦,最初韋家所有的人都強烈反對。不過,后來一家老少的態度都來了個大轉彎。

韋桂祥的大哥韋桂儒告訴記者,他岳母就是藍秀蓮的親姐姐,他的妻子就是藍秀蓮的外甥女。他們原先叫藍秀蓮“阿姨”。韋桂祥出生于1968年,藍秀蓮出生于1921年,比韋桂祥的父母還要年長七八歲。1989年,21歲的韋桂祥迷戀上了67歲的藍秀蓮,家人驚覺后,個個氣得要暈倒。

韋秀和告訴記者,藍秀蓮小時候被家里賣給地主家作童養媳,成年后與丈夫結婚,但一直沒有生育。“文革”期間,她丈夫因家庭成分問題被批斗,她也被迫與丈夫“劃清界限”。后來,她與第二任“丈夫”按民間習俗舉行了婚禮,但并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因性格不合,兩人的感情很淡漠。大約19年前,她與年僅21歲的韋桂祥相好后,第二任“丈夫”曾找上門來,韋桂祥拿起鐮刀,揚言要砍他。

韋秀和說,當時,接到村民報告,他氣喘吁吁地爬山進村處理這一糾紛。一進門,看到韋桂祥氣得臉色發青的樣子,他嚇了一大跳:這小伙子,看來是真的愛上67歲的藍秀蓮了。

從此,韋桂祥和藍秀蓮的地下戀情曝光,兩人成為方圓十里的話題人物。

最初,由于“女友”不被家人接納,韋桂祥一氣之下,曾帶著藍秀蓮到后山上的巖洞里住了十多天,以此表明決心非她不娶。后來,兩人從巖洞里搬回來,燕子銜泥般地在老屋旁邊搭建了一間竹屋,另立門戶。

1992年8月,都安民政部門派人來到深山里,為他們辦理結婚登記手續,71歲的藍秀蓮成了24歲的韋桂祥的白發新娘。藍秀蓮恭恭敬敬地稱家公、家婆為“阿爸”、“阿媽”。韋桂祥和哥哥們分家后,父母住在二哥家,藍秀蓮經常去幫家公家婆做農活,有什么好吃的,總不忘送過去。嫁給韋桂祥16年,她從未跟丈夫紅過一次臉,沒跟親戚們吵過一句嘴。

韋桂儒說,藍秀蓮嫁過來一年后,彼此之間的尷尬漸漸消除,全家人都打心眼里接受了這位心地善良、勤勞賢惠的“超齡”媳婦。

聽村民說,有一次,藍秀蓮和家公一起上山打柴,藍秀蓮提醒說:“阿爸,路不好走,你小心點。”家公聽后說:“阿媳啊,你照顧好自己就得了。”

貧困歲月里相濡以沫

弄明屯土地很少,韋桂祥夫婦只分到6分旱地,種上玉米,一年的收獲尚不足果腹。韋桂祥完全失明后,整個家的重擔幾乎都落在了藍秀蓮的肩上。為了維持生活,藍秀蓮不顧年歲已高,仍然爬山砍柴,然后牽著丈夫的手,讓他挑柴回家;她還到山上砍回竹子,兩人一起編籮筐,換回一些油鹽。

為了改善生活,藍秀蓮種玉米、黃豆,養殖豬、羊、雞,所有農活全攬在一個人身上。韋桂祥為減少妻子的負擔,在黑暗中“摸”熟了家里的情況和屋外附近的一切,慢慢地能下菜園打豬料,甚至做飯、煮菜、喂禽畜、編竹器等。

盡管如此,一個年邁,一個失明,他們婚后一直生活在貧困中。藍秀蓮想攢一點錢給丈夫治眼睛,她知道自己會先走,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失明的丈夫,但這樣的愿望,直到她離去,他們都無力實現。

俗話說“貧賤夫妻百事哀”。然而,藍秀蓮和韋桂祥卻一直恩愛得令人羨慕。當地村民都說,他們是砣不離秤、秤不離砣:哪怕下山去買一包鹽,兩人也總是一起去。常常是韋桂祥挑著東西,藍秀蓮牽著他,兩人手拉手、肩并肩地下山去趕集。有什么吃的,總是分著吃,哪怕是幾個包子。

爬山累了,韋桂祥和藍秀蓮經常坐在山道的樹下對歌,歌詞優美而浪漫——“我們好比電線桿,電桿倒了,電線也會掉下來;我們好比一張板凳,少了一條腿,凳子就會站不穩……”

韋桂祥衣服破了,藍秀蓮瞇著昏花的老眼,吃力地穿針引線,為他縫縫補補;他的頭發長了,她給他剪……她喚他為“阿祥”,他則親熱地喚她“老婆”。

韋秀和告訴記者,韋桂祥和藍秀蓮并非有名無實,他們是真正的夫妻。他記得,有一次,他按耐不住好奇心,曾含蓄地向韋桂祥打探他們的隱私之事。沒想到,韋桂祥還沒開口,藍秀蓮就搶先大方地回答:“無論什么事,我們要兩個人都愿意才行……”

忘年戀因真愛而美麗

坦誠地說,最初聽說這個忘年戀的故事,誰都會有一點獵奇的心理。然而,走進這個小山村、走近主人公后,記者發現,這個乍一聽有些“荒唐”、有些尷尬的故事,卻因真摯的愛而美麗動人起來。

20日中午,記者問韋桂祥:“阿婆(指藍秀蓮)還在的時候,她對你好嗎?”韋桂祥說:“當然好了,要不還成什么夫妻?”記者明白了:在他的感覺中,他們跟尋常的夫妻沒有什么不一樣。不管她多少歲,不管她多老,她都是他的愛妻,所有的恩愛都是天經地義的。

47歲的年齡差距本身就是一種震撼,更為震撼的是,如此貧困的日子里,他們十幾年來一直這樣互敬互愛、相濡以沫。

在愛人的懷抱里幸福地死去——87歲的文盲老嫗藍秀蓮的死法,實現了許多都市女性對于愛情的終極夢想。或許,人間真愛與金錢無關,與身份無關,與年齡無關。

                                                                                                                      文章轉自《南國早報》黃乒賓 文/圖

【這是發生在我老家隔壁鄰縣都安瑤族自治縣的一個真實而感人的故事,甚是感動,轉載到博客上,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這個故事,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是有真情,請珍惜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